在网上赚钱之路,无论是操作项目、还是策划引流、裂变,重要的是思维,并非盲目地追逐方法。

多角度分析妙赞公益纸巾是不是传销,或者骗局

近些日子可能有的朋友跟我一样经常看到这样的一个词“妙赞纸巾”,无论是招募广告主做CPC广告付费投放,还是全国范围招收纸巾机代理的海报,都铺天盖地的席卷了我工作微信号的朋友圈。

对于一个新产品、新项目、新模式的出现,我建议大家先保持一个观望的态度,很多东西我们只有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上才能做出的较为客观的判断,这次的共享纸巾也依旧不例外。

在2017年4月几个三四线城市突然出现了一种扫码领取纸巾的机器,其实这种机器并没有什么设计门槛,过去我们常见的扫码支付式自动饮料售货机其实完全就可以实现这个功能,无非就是把投币式改为了扫码,并将这个二维码置换成了一些广告信息,根据CPC的广告点击次数进行出纸。

然后就是这样的设备却使得大量商家复制它的模式,并在去年末的“共享热潮”时给这些纸巾机冠上了名不副实的“共享纸巾”名号,就我看来这纯粹是一个蹭热点的行为。

那么今天我们就来一起分析探讨一下,共享纸巾究竟是否值得大家去操作,是否是一个可持续发展的赚钱项目。

伪共享

在文章的标题里我就把共享纸巾定义为一场“伪共享”,至少就和其他共享产品类比时你会发现极大的不同。基本上现在的所有共享产品在排除个人道德品质干扰的情况下,都存在一个“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的过程。

  • 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他们的产品都并非是纸巾这样的一次性消耗品,用户在缴纳押金后根据自己的使用时间付费,在归还时支付给商家,赚的是商家的钱。
  • 共享报刊则是属于纯粹的公益性社会服务,多投放在地铁站、公交站等交通设施,用户无需付费。在A站领取路上即可阅读使用,然后在B站完成归还,由于这类产品不具备长久价值,所以也无需押金等其他费用,自然可以在无需监管的情况下保证长久运营。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共享纸巾,对于用户来说纸巾是免费的,由于纸巾属于一次性消耗品自然无法产生“归还”的环节,但是纸巾的生产则是需要有人支付给生产商费用的,而支付这个费用的人却变成了广告主,从广告主处获利的则是纸巾生产商、纸巾机生产商、纸巾机投放者。

所以大家看到这里就明白了吧,就算我们不提“共享”一词,单纯用“广告纸巾机”来称呼这个项目,也没有任何的不妥。因为在这个项目的运行流程上根本就不存在用来共享的产品,所以这就是一场伪共享。

真营销的第一层

在撕开了共享这层外衣以后,赤裸裸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就应该是广告纸巾机的真正模式了,那么这里我们就来看看它真正的营销点与赚钱方式。

广告纸巾机项目最重要的产品就是纸巾,根据我在网上查找到的单包定制纸巾的批发价格来看,我们算作0.2元一包的成本。由于纸巾机采用的是CPC广告展示的方式进行出纸,所以每包纸巾都会对应到一名用户的扫码。

由于现在市面上大部分的纸巾机所承接的广告都是微信公众号的关注任务,那么我们可以算作是一包纸巾对应一个公众号粉丝。由于广告纸巾机无法对用户人群做一个属性上的划分,所以这些公众号得到的粉丝都是泛流量活粉,现在泛流量活粉的价格顶破天在0.4到1元左右。(注意纸巾机获得的都是低粘性的泛流量用户,这个价格绝不夸张)

那么广告纸巾机的赚钱方式就很是明显了,广告主联系纸巾机厂家投放广告,纸巾机厂家联系纸巾厂家生产纸巾,纸巾机厂家将纸巾机的使用权出售给投放者,此时当有一个用户扫码完成关注获得纸巾后,整个利益链条就联系了起来。

根据我的了解,每有一名用户完成关注,广告主需要支付1元左右的费用,其中0.2元归纸巾厂家所有,纸巾机投放者获得0.2到0.6元左右的佣金(根据投放者等级划分),而剩下的都将是纸巾机机厂家的收益。

这便是“共享纸巾机”的第一层营销,CPC分佣模式。

真营销第二层

从第一层营销来看除了广告主花1元的价格购买低粘性泛流量价格稍高以外,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那么我们再来看看纸巾机的第二层营销目的。

由于朋友圈中绝大部分的海报都是招收共享纸巾代理的,这里的代理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纸巾机投放者,你必须得有了机器才能够加入这个项目获得收益啊,那么加入这样的项目,代价又是什么呢?1199元!

实际上看到这里,我相信有不少朋友已经明白共享纸巾的真正玩法了,如果单靠每台机器每月最高1200元的收益,显然是不足以让人心动的,虽说理论上可以做到单月回本,可是想要赚得更多那就意味着投入更多。

那么有没有什么可以减少投入却能够多赚钱的方式呢?有,类传销模式发展下级代理啊!所以真正让人心动的实际上是与纸巾无关的“邀请模式”。

而在这个环节上真正赚到钱的人是谁?是分享给你让你成为代理的上级吗?不,最后赚钱的人毫无疑问还是纸巾机生产厂家。能够做到20%返利这意味着实际上纸巾机的生产造价成本远没有想象中的高,据某代工厂家透露,其成本价仅在500元左右。

也就是说,纸巾机生产厂家在这个环节上,即使让利240元,也可以获得单台机器460元的收益。不过无利不早起,厂家要是不赚钱凭什么发起这个项目,后期的维护运输等各种费用都是计划内的开支,只要让代理们赚到了钱,似乎这个模式背后的逻辑也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根据目前大部分人对违规分级的定义来看,一旦分级分佣超过3级,就可以定义为违规。所以整个7级的代理模式,加上每包纸巾的利润分成模式,使得这个项目里所有的收益的不断在金字塔的顶部进行聚集,那么最终获利的不还是厂家吗?

这便是共享纸巾的第二层营销目的,分级代理。

共享纸巾的问题

过去我们也是给大家分享过很多CPA羊毛项目,如果你用心看了今天的内容你应该不难发现,就核心思路来看,共享纸巾和它们没有区别,只是一个走的线上,一个走的线下,但正因为是走的线下,才使得共享纸巾暴露出一些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吃亏的广告主

对于广告主来说,他们在这个项目中承担了一个消费者的角色,支付费用获取粉丝,这本无可厚非。可是从广告纸巾机获取的粉丝,你认为粘性会怎么样?你认为粉丝属性会怎么样?

这些广告主多为公众号运营者,他们需求粉丝的目的是用于变现。但是由于粘性的缺失,导致取关率极为严重,加上属性的不精准使得后续的变现没有明确模式尤为困难。所以对于公众号的广告主来说这不算是一个好的粉丝获取方式。

如果广告纸巾机能够将广告主的选择范围从公众号运营更换到大平台的APP注册或下载(XX二手车、XX二手交易网等),那么前面的两个问题就很好解决了,实际的APP应用总会比公众号更能留住用户产生收益。

但光凭市面上的百余家纸巾机生产厂家来说,他们又有足够的能力来改变现状解决问题吗?这就有待考量了。

本末倒置的代理

虽然我不想提到宣传海报中对假设数字的夸大以及浓厚的网赚风格,但是摆在很多人眼前的问题就是,卖机器比卖纸巾挣钱多了,谁还去做机器投放?赶紧来发展下级啊!

如果是我,我必定会选择购买1台机器加入项目,在这台机器通过投放收回成本后,我还需要去与市政洽谈?考虑机器维护?防止机器损坏?把机器放在家中,然后通过累积的资源发展下级代理,每台0成本净赚240元,这不比投放机器好得多?

然后我的下级们也依葫芦画瓢,用同样的模式操作下去。最后谁还会去关注纸巾机的初始的目的,谁还会去投放纸巾机?整个项目本末倒置,只会让它越来越像违法的传销。

其实这也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可以从项目的一开始就解决,如果所有的机器都不存在代理,仅是按照每月500元单台的租金把机器租用给投放者,那么就绝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厂家的胃口太大,虽然这不是什么坏事,但一定是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总的来说,对于共享纸巾我依旧保持一个中立的态度,初衷不错营销很好,但在模式上有所缺陷。

在这个对韭当割的年代,一旦有一个可利益集中化的项目出现,必定会有大量良莠不齐的人蜂拥而至。所以请大家在操作这个项目前自行调查平台公司的背景等信息,防人之心不可无。你的目的是赚钱,而绝不是被收割。

赞 (79)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